疫情下美国佐治亚州将重新开放海滩 鼓励民众锻炼


德国联邦参议院参议员安德烈亚斯?盖塞尔(Andreas Geisel)指责美方的行为简直是“当代海盗”。他认为德国政府应该呼吁美国遵循国际贸易准则。“不能这么对待盟友,即便是在这场全球危机中,也不能采用这种‘西部狂野’的方式。”值得一提,德国也曾被曝曾截扣多国物资。3月中旬,德国门兴格拉德巴赫海关还曾以“非法出口”为由,扣下出口美国的一批口罩。

法国一位专家撰文指出,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围绕新冠疫情进行一场“宣传战”。依我看,如果有什么宣传战的话,中国是以事实为依据,宣传自己的抗疫成就,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则是无视事实,编造谎言,糊弄本国民众。

正如作者所说,这不是蓬佩奥一个人的错,因为他也只是为了取悦他的老板——特朗普。

抨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疫情期间的表现,称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

截至发稿,美方未对此事件进行回应。但这批口罩的生产商3M公司则出面反驳,“现在没有证据证明3M的口罩是被‘劫走’了。柏林那笔给警队的订单,3M这里也没有记录。”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前期准备不足的美国,在发现该国医疗物资紧缺后,被指在海外“截胡”其盟友订购的医疗物资。继法国后,德国如今也表示被美国“抢了”物资。

最近,我们看到欧洲媒体炒作中国出口欧洲的口罩、检测试剂质量低劣问题,一时引起轩然大波。我们向中国驻西班牙、捷克、荷兰等国使馆了解情况。他们表示,经向驻在国有关部门了解,原因不是质量问题,而是外方使用操作不当,或是把不同种类口罩适用范围弄错。相关国家政府已做出澄清。但西方媒体只报道出现问题,不报道后续澄清。这类事件若发生在西方国家,只会被当作技术问题来看待,最多是商业纠纷。但出现在中国身上,就会被说成是政府的错,即使发生的事情只是商业采购行为,与中国政府无关。由此可见,媒体报道的着眼点不是为了披露事实真相,而是借此打击中国。因为他们认为,中国近期向世界各国提供防疫物资,扩大了中国影响,是在搞“口罩外交”、“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他们想诋毁削弱中国的工作效果。如果不愿看到中国影响力上升,那就应该加把劲,自己做得更多、更好。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近期,针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中国原罪论”、“中国延误论”、“中国产品质量低劣论”、“中国掩盖疫情死亡人数真相论”,并称中国把抗击疫情中的对外援助作为开展“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的工具,想填补美国领导力缺失的真空,怀有地缘政治图谋。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